乐风苑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热搜: Doctor-X
查看: 740|回复: 2

[其他] 一寸玉华,三尺白绢【白话灵犀】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6-2-2 22:10:25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  准备离开的时候,在台上几次欲哭的萌妹没落下眼泪,反倒是御姐哭得不要不要的。
  萌妹一下子就慌了神,伸出手去想捧住御姐的脸却又觉得不妥:“哎,别、别哭,我最怕你哭了!”
  御姐抽泣几声,抹了抹眼泪,抓住萌妹停在半空中的手,带着些泣音道:“陪我走走吧。”
  赛场周围很宽阔,御姐拉着萌妹在小树林里慢慢走着,御姐情绪低落,不肯开口说话,萌妹憋了半天一句话都没憋出来,急得脸都红了。
  她无措地向四周望了望,眼神扫过天上的明月,脑中突然灵光一闪,扯扯御姐,道:“今晚月色很美,你不停下来看看吗?”
  御姐回望她,抿了抿唇,点头答应了。
  萌妹就牵着御姐走到路边长凳上坐下,握住御姐的手捂着:“天气这么冷,你出来得急,忘了穿大衣,手都冰成这样了,坐一会儿就回去吧。”
  御姐不答。
  萌妹见状,也只是轻轻叹了一口气,靠着御姐坐紧了些。
  御姐把头靠在萌妹肩上,长发半遮住她的脸,她沉默半晌,低声道:“我……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这样。”
  萌妹愣了一下,不知道该回答什么,索性闭上了嘴,只是点点头。
  御姐声音有些低落:“好像在宣布比赛结束的那一刻,我就失去了什么……心里空了一块……”
  三个月的拼搏,最后换来第二名的结果,其实也值了,虽说略有遗憾,但好歹是尽了全力,问心无愧。
  ……只是,到底是舍不得和大家散了这三个月的缘分。
  真是,逃不过天下无不散之筵席这句话。
  御姐轻轻叹气,温暖的气息扑在萌妹细嫩的脖子上,萌妹眨眨眼,手一翻,与御姐十指相扣:“我懂的。”
  你的不舍和难过,我都明白,你影响我所有的情绪,我能感同身受。
  “你还有我呢,我们不会散的。”
  御姐被头发遮住的脸上浮起轻柔笑意。
  你还在,就很好了。
  安静了一会儿,萌妹突然笑了起来:“你现在这样,还真是‘我见犹怜’。”
  御姐无语:“这个‘怜’不是指可怜。”
  “我知道啊,”萌妹微微转过头,蹭蹭御姐的头顶,“我说的就是我见犹怜。”
  无论你是什么样子,我都是真心地喜欢你,爱慕你,发自内心的欢喜。
  御姐坐直身体,脸上微微发烫:“油嘴滑舌。”
  “这叫肺腑之言。”萌妹撅嘴。
  “明明是花言巧语。”御姐撩了撩头发。
  “才不!是真心实话!”
  “甜言蜜语。”
  “我只是情不自禁!”萌妹不服气地瞪着御姐。
  “你——唔……”
  御姐被萌妹堵了嘴。
  夜风拂过,发丝飞舞,两人在彼此乌发交缠里,四目相对。
  萌妹只是贴着御姐的唇并未使坏,她轻轻含住御姐红润的唇瓣,探出小舌温柔地舔了舔,退开了身。
  御姐看着她,没有动作。
  萌妹搂住她的腰,贴在她耳边轻声道:“你这么腹黑毒舌,偏偏嘴唇这么甜……”手指抚上她的红唇描摹,“这就是所谓的……口蜜腹剑吧?”
  口蜜腹剑不是这样用的喂姑娘!
  御姐闻言挑眉,微启红唇,一口含住萌妹作怪的手指,用牙齿咬了咬指尖,含糊道:“我就算再怎么‘口蜜’,也比不得你……”伸出手戳了戳萌妹的胸,“‘高山’,”手指一路往下,暧昧地停在她大腿内侧画圈圈,“‘流水’……更吸引人啊。”
  萌妹顿时闹了个大红脸。
  她羞恼地拍开御姐的手,一下子站起身:“我看你散心也散够了还是赶紧回去吧!”话音未落,人就跑走了。
  御姐脸上挂起温暖的微笑,追了上去,嘴里却仍恶劣地调戏着萌妹:“别走呀,今晚月色这么美,你不留下来欣赏一下吗?你不知道有句诗叫‘举头望明月,明月脱光光’吗?你这样走了明月姑娘会很伤心的啊,哎哎……”
  月色正好,情意正浓,一心一意,情有独钟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御姐和萌妹下了飞机到达台湾的时候,恰好是夜市时间。
  台湾美食闻名遐迩,萌妹没想着休息一下,潇洒地把行李扔在酒店里,拉着御姐就出了门。
  “你这么火急火燎的干什么,没人和你抢吃的。”御姐十分无奈。
  “爱美食之心,人皆有之!”萌妹理直气壮地反驳。
  一路过来有些口渴,正好尝尝台湾的波霸奶茶。
  萌妹气势汹汹几乎是横冲直撞地杀到了奶茶店,御姐一直护着她以免撞上人,她看着萌妹兴奋地站在店前,豪情万丈地伸手去摸衣服口袋……
  萌妹脸色突然一僵。
  完了,忘了带钱。
  御姐站在她身边看她红绿灯似的变脸变得有趣,噗嗤一声笑了出来。
  萌妹瞪她一眼,似是想起了什么,眼神又突然一软,可怜兮兮地看着她,弱弱地道:“钰桦……”
  唔,这是在求自己请客了。
  御姐摸摸她的头,笑得特别开心:“活该,让你急着出来。”她一边说着,一边掏钱买了两杯波霸奶茶。
  萌妹接过御姐递来的奶茶,满足地洗了一口,嚼着珍珠道:“回去把钱还你。”
  御姐挑挑眉:“钱我就不要了,你还我点其他的。”
  “还什么?”萌妹又喝了一口,把嘴里的奶茶咽下去,只留下珍珠。
  “买椟还珠这个词你知道吧?”御姐牵着她的手慢慢走,“我给你买了‘椟’,你得还我‘珠’啊。”
  “等等,这个词不是这个意思吧……”
  “那我不管,我就要‘珠’。”御姐停下来,含笑看她。
  萌妹想了想,道:“那我回去给你买块猪肉?”
  御姐嫌弃地“啧”了一声:“笨蛋。”
  萌妹不满:“你才笨蛋!买椟还珠你这是乱解释!”
  御姐伸手,一把将萌妹揽近。
  “你——嗯……”
  御姐微微弯腰吻住萌妹的双唇,舌尖迅速探进萌妹口中,灵巧地勾走一颗Q弹顺滑的珍珠。
  “我要的……是这个珍珠。”
  御姐放开她,嚼了嚼嘴里的珍珠,对着萌妹暧昧一笑:“味道不错。”
  这是说珍珠味道不错呢,还是说自己味道不错啊……
  萌妹羞得耳根都红了。
  她轻轻哼了一声,努力装作若无其事地说道:“走走走!我要去吃其他的!”
  台湾还有一特色美食就是臭豆腐。
  萌妹看到臭豆腐就两眼放光,御姐却面无表情。
  ……闻起来好臭真的一点都不想吃。
  御姐阻止了萌妹想买两份的念头,只买了一份给她。
  萌妹愣了愣,一脸警惕地看着她:“你想干嘛?又想和我、和我那样吃?”
  御姐哭笑不得。
  “安心吃吧你,我不会和你抢,”御姐捏捏她的脸,“这么臭你怎么吃得下去?”
  萌妹眼睛一转,促狭道:“你是怕臭啊?”
  御姐一看她的表情,心里就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  萌妹飞速地往自己嘴里塞了一块臭豆腐,趁着御姐还没反应过来,搂过她脖子就亲了上去。
  ……臭!死!了!
  御姐艰难地咬下一半臭豆腐,感觉自己七窍都散发着臭豆腐的清香,不,清臭。
  萌妹退开身,得意地看着吃瘪的御姐:“你会‘买椟还珠’,就不许我会‘臭味相投’?”
  御姐苦着脸,无力反驳。
  台湾美食实在太多,酸甜鲜美的蚵仔煎、酥脆丰富的棺材板、嫩滑爽口的鼎边锉、皮脆馅香的彰化肉圆、肉香四溢的割包、白皙松软的米漾糕……
  萌妹一路走一路吃,到最后实在吃不下了,才找了个地方坐下休息。
  御姐看着她,叹气:“又不是只来这里玩一天,你干嘛这么急着吃个遍。”
  萌妹眯着眼睛不答,只说道:“吃得太饱了,米漾糕还没机会尝,真可惜。”
  御姐又好气又好笑:“你觉得遗憾是不是?这样,我给你讲讲它的做法,让你幻想一下。”
  “好啊!”萌妹挽住御姐的手臂,好奇地催着她讲。
  “米漾糕是台州远古时就有的著名小吃,上叶山董一带是其传统产地,”御姐帮萌妹拢了拢衣服,“它的做法是纯原始的操作,先将早籼米浸软,用石磨手工磨出米浆,布袋挤出细浆过滤,调入白糖、酵种。蒸笼里先放好纱布,将米浆倒入,先文火后猛火蒸熟即可。”
  “那味道怎么样?”萌妹眨眼,“好不好吃?”
  “味道啊……”御姐看着萌妹,“听说细白如雪,内如海绵,蓬松软口,香气四溢,不粘牙……”一边说,一边眼神在萌妹胸前徘徊。
  细白如雪……蓬松软口……不粘牙……
  萌妹越听越不对劲,怎么有点怪怪的……
  她转过头正想问问御姐,却恰好看到御姐的目光直直落在自己胸上。
  ……我!就!说!怎!么!这!么!奇!怪!
  萌妹脸色一黑,羞恼地伸出双手捏住御姐的脸往外扯:“你真是一本正经地耍流氓!”
  御姐大喊冤枉:“我明明是在很认真严谨地解说!”
  “那你眼睛在看哪儿!”萌妹不肯放过她。
  “咳,这个,”御姐把自己的脸从魔爪中解救出来,“那个,崇山峻岭……想入非非……”
  “胡说八道!强词夺理!”萌妹瞪她。
  “这叫正色直言。”御姐耸肩。
  “你这个人,大写的污,”萌妹站起来,神色严肃,“我才不要和你同流合污。”
  “你不用和我同流合污,”御姐露出一个灿烂的笑,“你只要和我同床共枕就好了。”
  萌妹顿时被噎得说不出话,转身就走。
  “哎,别走啊,”御姐追上去,牵住她的手,“你不是要随钰而安吗?怎么就丢下我了。”
  萌妹没挣开她的手,撇撇嘴:“自作多情。”
  “再多情也只对你一个人,”御姐和她十指紧扣,“这就叫情有独钟。”
  “我真是受宠若惊。”
  “不必感动,我一向都善解人意。”
  “是善解人衣吧……”
  繁华隐去,人声渐远。
  两道紧紧相依的身影,逐渐远去,直至消失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乐风苑 ( 浙ICP备09112658号 )

GMT+8, 2019-1-16 18:21 , Processed in 0.156452 second(s), 18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